“最后的長江白鱘”目擊者:3.52米長 160公斤重 消失在宜賓江水中……

來源:成都商報作者:張田勘時間:2020-01-07 查看數:0

它是長江特有物種,被譽為“中國淡水魚之王” 被視為稀世之珍,業內稱它為“水中大熊貓”

剛剛跨入2020年,一個令人遺憾和難過的消息傳來:長江特有物種、被譽為“中國淡水魚之王”的長江白鱘被宣布滅絕了。

近日,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首席科學家、研究員危起偉等在國際學術期刊《整體環境科學》發布一篇研究論文正式宣布:“長江白鱘滅絕。”該論文稱,估計在2005年至2010年時,長江白鱘就已經滅絕。而世界上最后一只被救助的長江白鱘出現在四川宜賓,但在專家們給它裝上超聲波追蹤器放流長江后,它再也沒有出現……“最后一條白鱘消失在長江四川江安‘金雞尾’江段,此后再也無人發現。”宜賓長江鱘協助巡護隊隊長周濤回憶,他曾親眼目睹這條白鱘,“3米多長,很震撼,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它的樣子。”

長江白鱘被宣布滅絕?

論文作者:不代表官方,但科研表明“基本滅絕”

據國際學術期刊《整體環境科學》日前在線發布的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專家的一篇研究論文透露,預計2005-2010年時長江白鱘已滅絕。該論文的第一作者張輝博士告訴記者,他們只是做一些科研工作,不能代表官方,兩者是不同的。“根據我們現有的論文研究、現有的調查及理論推導,證實白鱘存在的概率非常小,基本上可以認為是滅絕了。但長江上游的干支流那么多,幾千公里,不排除有些局部的小生境我們沒有調查到,還有幾條躲在那里,這種可能性也是不能夠完全排除的。”(記者 王春 彭莉)

被救白鱘

雌性,年齡約20歲,體長3.52米,重約160公斤

發現時間

2003年1月24日下午

發現地點

長江涪溪口

消失時間

2003年1月30日凌晨

消失地點

江安“金雞尾”江段

最后一面

漁民誤捕白鱘 專家裝上跟蹤器放流

長江白鱘最后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里,要追溯至2003年。當時漁民在長江宜賓南溪江段誤捕白鱘后,中國水產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專家對白鱘進行救助,并給它裝上了超聲波跟蹤器后放流長江。但后來追蹤船觸礁導致信號丟失,信號再也沒能被尋回。

“最后一條白鱘消失在長江四川江安‘金雞尾’江段,此后再也無人發現。”四川宜賓長江鱘協助巡護隊隊長周濤回憶,2003年1月24日下午,宜賓市南溪縣(現南溪區)羅龍鎮漁民劉龍華作業時,誤捕到一條白鱘,迅速向宜賓市水務局漁政部門報告。

“白鱘身上有傷,被送到白沙灣(現宜賓臨港)長江水域進行救助。”周濤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長江發現“象魚”(白鱘)的消息不脛而走。遠在江安的周濤聽說后異常激動,騎摩托車數十公里后趕到白沙灣江邊,一睹“淡水魚之王”的風采。“3米多長,很震撼,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它的樣子。”

“前兩天,我突然聽說白鱘滅絕了,心里一直很難受,特別特別難受。”2020年1月5日,當年參與救助、追蹤白鱘的原宜賓市水利局水產漁政站站長穆天榮十分傷感。穆天榮2017年從宜賓市漁政局退休,他在宜賓漁政部門工作了整整30年,與包括白鱘、中華鱘在內的長江水生生物打了一輩子交道。2003年漁民誤捕白鱘時,穆天榮正司“保護長江珍稀魚類”之責。

最大一條

重160公斤 用純棉制品包裹后救助

據穆天榮回憶,2003年1月24日14時過,他得到一個令他無比震驚的消息:南溪縣羅龍鎮涼亭村涪溪口漁民劉龍華發現一條受傷的長江白鱘。穆天榮立即與翠屏區漁政站負責人乘快艇火速趕到現場。3米多長的大白鱘出現在眼中時,穆天榮驚呆了。“從事漁政管理工作多年來,這是我見到的最大白鱘。”

穆天榮緊急向上級部門匯報情況,并馬上與中國水產科學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危起偉博士聯系,請求專家到現場來保護、救助。由于發現白鱘的長江涪溪口一帶水流湍急,不利于對白鱘實施救助。穆天榮告訴記者,搶救組請示上級同意后,決定將白鱘送到宜賓市區附近的白沙灣長江邊。他還記得,8個壯漢怎么也抬不起沉重的白鱘,而白鱘嬌嫩光滑的皮膚更經不住手指的抓捏。最后,人們想出一個辦法:用純棉制品包住白鱘,通過移動包裹物移動白鱘。

穆天榮記得,白鱘被轉移到長江白沙灣漁民免費提供的網箱船后,精神萎靡不振,雪白的肚皮朝著天,這是魚類瀕臨死亡的危險信號。穆天榮等漁政管理人員和船上的漁民一起,輪流跳進一米多深刺骨的水里,將白鱘身體姿勢扶正,并不斷往水里加氧。2003年1月25日凌晨3點,白鱘恢復正常體態,開始擺動起來。

2003年1月26日9時30分,以中國水產研究院著名鱘魚專家危起偉博士為首的專家組,穿上防水服,冒雨下到1.5米深的江水里,對受傷白鱘進行體檢和治療。直到此時,周濤才基本看清了長江白鱘的真面目:“微紅光亮的吻像長長的鼻子,足有一米多長,它的背部呈清灰色,局部帶有梅花狀斑點,通體油光水滑。”穆天榮記得,受傷白鱘重約160公斤,兩處傷口一共被縫合了24針,幸好傷在頭部腹皺處,不致命。

最后一針

被救白鱘恢復良好 具備了放生條件

穆天榮告訴記者,專家們檢測出這條白鱘屬于雌性,年齡約20歲,體長3.52米,重約160公斤,是當時有記錄以來人類捕獲到的最大活體白鱘,十分珍貴。除了傷口縫合,專家們還給白鱘打了兩針德國進口藥,并進行了極為嚴格的消毒處理。處理好傷口后,專家們又小心翼翼地在白鱘的腰段側身部安裝了聲吶,以便放歸長江后進行定位跟蹤檢測,掌握、研究白鱘的健康及種群生存狀況等情況。

危起偉博士表示,白鱘極具學術研究價值,被譽為“長江中的活化石”,是稀世之珍。據他介紹,白鱘分布極為狹窄,全世界只有中國才有,其集中分布在長江流域一帶,屬于長江特有珍稀魚類。穆天榮說,業內將白鱘稱為“水中大熊貓”,足見其珍稀程度。

2003年1月27日15時30分,四川宜賓白沙灣長江邊,已經被救助、打針、縫合傷口后的白鱘恢復良好,精神極佳,具備了放生條件。危起偉博士等專家穿上防水衣,下到網箱船內,給白鱘打了最后一針,然后將白鱘引上柔軟的專用擔架,抬出船外,再輕輕放入長江。穆天榮至今還記得,在人們剪斷白鱘尾部的繩索后,恢復了自由的白鱘將長長的吻露出水面,似乎和救助它的人們作別。

“魚王”白鱘被放歸長江后,專家們的工作并未結束。危起偉、穆天榮等開始追蹤白鱘的聲吶信號,24小時沒有間斷。穆天榮的印象中,被追蹤的白鱘像個調皮的孩子:往下游游一段,又折返往上游走一段,然后又快速游向下游,無拘無束。2003年1月30日凌晨5點多,追蹤船跟著白鱘的“足跡”,追蹤到了四川宜賓南溪與江安縣交界處附近的“金雞尾”江段,由于長江大霧,追蹤船不幸觸礁,螺旋槳損壞,無法繼續航行,耽誤了六七個小時。遺憾的是,待追蹤船修復后,再未發現白鱘聲吶信號。

最后一條被救助的長江白鱘,就此消失在茫茫長江之中……

最美一愿

但愿它能夠“王者歸來” 重現長江

消失的“長江最后白鱘”不外乎三種“命運”:一是死了,滅絕了;二是躲起來了,人類十余年的追蹤沒有發現聲吶信號;三是聲吶脫落,白鱘脫離了人類的監控。

“我希望是后面兩種結果。”

——原宜賓市水利局水產漁政站站長 穆天榮

穆天榮記得,此后多年里,以危起偉為代表的專家們繼續在長江搜索聲吶信號。最開始主要在重慶至四川宜賓一帶長江、金沙江中搜索,沒有結果;然后進入三峽庫區,遺憾的是仍然沒有任何發現。這個300多斤重的龐然大物,仿佛從長江里消失了一樣。

“它不可能因傷死去,身體健康得很。”在漁政部門工作30年的穆天榮告訴記者,白鱘被救助后恢復得非常好,身體非常健碩,精神狀態極佳,可以用“生龍活虎”形容。在人們追蹤白鱘的兩天多時間里,回歸水世界的白鱘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在穆天榮看來,消失的“長江最后白鱘”不外乎三種“命運”:一是死了,滅絕了;二是躲起來了,人類十余年的追蹤沒有發現聲吶信號;三是聲吶脫落,白鱘脫離了人類的監控。“我希望是后面兩種結果。”穆天榮說,自己實在不能接受白鱘滅絕的事實。

穆天榮告訴記者,自他1988年退伍從事漁政管理和漁業保護工作以來,1990年代至2003年期間,分別在長江宜賓段發現三次長江白鱘蹤跡:一次是1990年,在長江南溪江段,捕獲1米多長白鱘,后放歸;一次是上個世紀90年代中葉,在金沙江四川屏山縣江段,發現1.9米長的白鱘死體,被冷凍研究后制成了標本,現在標本應該還在湖北武漢;最后一次就是2003年,發現了最大、也是迄今為止最后的白鱘活體。

“我個人難以接受白鱘滅絕的結論,我希望它只是暫時消失了。”穆天榮說,這幾天自己都比較傷感:“希望有一天,白鱘能夠‘王者歸來’,重現長江。”據了解,雖然危起偉等研究人員認為白鱘已經滅絕,但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中國代表處工作人員日前向媒體表示,目前IUCN官方還沒有發布和更新關于長江白鱘滅絕的消息,“后續還需要討論”。(記者 羅敏)

長江白鱘滅絕,要避免“哀而不鑒”

進入2020年,人類有了更多的新希望和夢想。但是,對于一些生物來說,卻是不能夠了,因為它們沒有了生命,甚至連整個種群都滅絕了。由于長江白鱘位于長江水生生物的食物鏈頂端,它的滅絕對長江水生生態的影響極為重大,猶如一個自然區缺少了老虎和獅子,下游的鬣狗就會泛濫成災,不僅破壞野生生物鏈,還會對人類造成威脅。

此外,長江白鱘的滅絕還是一個嚴重警訊,其背后是全球很多生物都面臨的滅絕困境。2018年11月14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簡稱IUCN紅色名錄)更新發布。更新后的名錄一共包括了96951個物種,其中26840種瀕臨滅絕。長江白鱘只是這些龐大的極危瀕危物種中提前消失的一個物種而已。

人類活動是造成環境因素退化的重要原因,包括物種棲息地減少、狩獵或野生動物貿易、全球變暖、污染以及外來物種入侵等。可以說,對于長江的過度捕撈、河水污染、航運等都有可能是長江白鱘滅絕的重要原因。即便人們沒有捕撈長江白鱘,也會由于過度捕撈其他魚類而導致長江白鱘的食物減少,使得它們生存困難,難以繁衍,直至慢慢消失。

面對長江白鱘的消失,亡羊補牢顯得極為重要。比如,農業農村部在官網發布關于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范圍和時間的通告,宣布從2020年1月1日0時起開始實施長江十年禁漁計劃。通告稱,長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和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以外的天然水域,最遲自2021年1月1日零時起實行暫定為期10年的常年禁捕,其間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的生產性捕撈。

長江10年禁漁需要盡快執行,也需要嚴格進行,唯有如此,才不會讓長江白鱘消失后還會有中華鱘及其他重要魚類滅絕,也能避免“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的惡果。

相關新聞
365彩票app下载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号码 辽宁福彩35 7走势图 靠谱的手机炒股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趋势为王结构修边详解 湖北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发行股票分录 皇家时时彩分析软件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福彩3d论坛乐彩网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股票打新股需要条件 宁夏吴忠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怎么看股市数据